当前位置:香港挂牌 > 都市 > 桃花美酒仙女醉 > 正文 ☆、玄机·大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尊龙娱乐官网: ☆、玄机·大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爹, 独孤师兄?你们都在这?”白雪里一睁眼便看到了两人正盯着自己看,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白雪里伸手擦了擦自己的脸颊,没什么东西啊,他们都看什么呢。

    “你瞧瞧你, 这次又害了信儿受伤, 你什么时候才能让你娘和我省点心啊!真是一点不懂事!”白玉口沫悬飞的又开始教训她道。

    “爹,您能不能不要我还没醒过来便教训我,我这次又不是故意的。我这还不是为了娘好吗,想替她抓住凶手。咦, 对了,我娘呢,还有那蛤蟆精抓着了没?也就是我那大姐夫。你们知道吗?”白雪里奇怪的是, 她虽然晕倒,但这次醒过来一点都没觉得不舒服,倒是觉着精神比以前还要好了,身体也轻松了, 上次被爹打出来的伤痛之前还有些隐隐作痛, 现在居然全好了。于是,她便掀开盖着的棉被, 想要起身坐起。

    独孤信看到她的动作,便顺势将枕头往她背后一放,让她躺的更舒服些。

    “师娘昨夜整整看了你半夜,这才回屋休息去了,还有那蛤蟆精已经被收服了, 以后不会再出来害人了,春桃我已将她扣押,就等着你醒过来一起去审问呢。”独孤信仔仔细细的与她解释道,生怕她错漏了什么。

    “那蛤蟆精已经被收服了?你们怎么做到的啊,我昨日还记得他要过来劈了我,然后我突然一晕倒,后来也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白雪里兴奋的想要听听蛤蟆精的收服过程,可郁闷的是爹和独孤师兄竟然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她,她又不是鬼,又这么惊悚的表情看着她干嘛。

    “你们干嘛?”白雪里不解的问道。

    “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后来发生的事了吗?”独孤信仍然不敢相信,怎么一个人的某一段记忆说没了就没了。

    “不记得了…快与我说说!”白雪里撒娇般的重重摇了摇独孤信的胳膊。

    “嘶……”独孤信痛的扯了一下嘴角,原来是白雪里忘记了他背后受伤了,不小心触碰到。

    “独孤师兄,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你背上有伤了。你没事?”白雪里很不好意思的与独孤信解释。

    “不碍事的…我没事。但我似乎没有保护好你。”独孤信最后几个字是在白雪里转头整理东西的时候说的,所以白雪里并没有听的很清楚。

    “师兄你刚说什么。”白雪里重新整理了一下后背的枕头,又缓缓将头转了回去。

    “没什么。你没事便好。昨日其实…”独孤信抬头看了一下站着的白玉,不知道该不该同她说昨日其实就是她收服了蛤蟆精。

    “其实什么?哦~师兄,我知道了。”白雪里突然笑眯眯的将手移到脖颈处,从衣服最内层掏出珏坤石,与他神秘的说道,

    “师兄,你是不是想要与我说,其实这珏坤石是一件宝物啊,它还可以暖身子呢,之前它没有发挥威力时,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石,但我想到昨日它突然发出灼热,我估摸着它大概与我所念的咒语有干系罢,今日我感觉气势大增,身体也逐渐轻松起来,原来这竟是可以让人增进功力的宝物,那以后师兄便将它送与我罢,你会不会突然不舍得问我要回去啊?”

    “不会,我已经赠予你了,哪有要回去的道理。你就安心系着。”独孤信那时心中只是想着,傻丫头,这本来就是你的配饰,现在只是物归原主了而已。

    “那谢过师兄了。这么仔细瞧着,还竟有一些好看呢。”白雪里头一回对一个配饰产生兴趣,仍旧伸手把玩着脖颈上的珏坤石,把玩了片刻,她又突然想起那昨日的春桃与蛤蟆精来,

    “爹,我们什么时候去审问春桃啊,还有那蛤蟆精被您关哪里了?”

    白玉轻声一咳,

    “等你伤势好些了,我本想现在就去审问的,但你平常又那么烦人,醒过来怕你埋怨我没带你亲自去审问!”

    白雪里一听,立马下床在白玉和独孤信面前蹦了一蹦,又到处跳上一跳,让他们知晓她现在已经没事了,可以去审问了。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看的两眼发直,双双感叹道,

    “这丫头,果真不是一般的人啊。”

    独孤信也只得无奈的带她去见了春桃,白玉因为有其他事情处理,便出了门去。

    春桃被关在了白雪里家的密室中。见他们进来,便紧张的缩成了一团。白雪里还命人寻过来自己那大姐和大夫人,毕竟这大姐夫一下子变成了蛤蟆精,她都不知道该怎么与大姐交代了,所以今日她一定要好好查个明白!

    “春桃。你若说出实情,我便饶了你一命。”白雪里气愤的抽了春桃一鞭子,她心想这春桃一定不是什么好女人,不然怎么会勾引自己那“姐夫。

    “我不知道你们在讲什么。我只知道我并没有害你们。”春桃手抱膝盖躲在角落里,声音并不大,若不仔细听,倒也不知道具体在说的什么,但眼睛直勾勾的盯向自己那已经破烂不堪的鞋子,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似的。

    “你并没有害我们?那蛤蟆精又怎么解释?”独孤信厉声道。

    “不瞒您说,我确实昨日才知晓这秦子于是只蛤蟆精,真是才瞎了我这么久对他的付出!”春桃也为此愤愤不平呢,自己爱的秦子于怎么摇身一变成了讨厌的蛤蟆精了,那他的子于又去哪里了呢?

    “哼,那么久的付出?你知不知道你所谓的付出就是拆散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我大姐还被你们蒙在股里,枉大姐出嫁前对你还那般好,她都不知道原来养了你这只白眼狼!”白雪里说到气愤之时又抽了春桃两鞭子,真是打她多少下都不解气!

    “雪儿,什么我养了一只白眼狼啊。”说话的那人正是白雪里的大姐,只见她身穿一身淡蓝色湖杉裙,双目俏丽若三春之桃,气质清素若九秋之菊,果然白府的女子个个都是这般美丽娇俏啊。

    “大姐。你来了?”白雪里这才放下鞭子,将自己大姐白清蓝拉到身边,指着春桃说道:

    “大姐,就是她。”

    “春桃?”白青蓝巧目朝她疑惑的望了望,并不明所以。

    “你还不知晓罢,她与“姐夫”有奸情,刚巧被我撞个正着,她昨夜还想要与“姐夫”串通一气将我娘杀人灭口,只因我娘也撞破了他们。”

    “子于?不会。雪里你定是瞧错人了罢,子于怎么会是那种人。”白清蓝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相公平常温文尔雅,为人也老实可靠,怎么也不像那种雪里口中说的那种人,她只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相信她现在所说。

    “大姐,你怎么不相信我呢,那好,我就让春桃与你一说。”白雪里虽心疼白清蓝,但也是希望她早点知晓真相的,好让她早点接受这个现实。于是,转身与春桃说道:

    “如若你还念着大姐的好,便与她解释解释你们是如何勾搭上的。”

    结果春桃朝地上吐了一口口中的血沫,“呸,她待我好?她待我好,就不该抢我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她一直都知晓我爱慕着子于,却故意在我面前与他卿卿我我,幸亏子于后来想明白了,与我交好,要不是她,我早就与子于在一起了。不过也罢了,我爱来爱去的人居然是一只蛤蟆精,真是搞笑至极!”

    “蛤蟆精?还有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怜那白清蓝还一直为那“秦子于”辩解着,却不知道原来白雪里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就是真的,要不是你出生好,怎么会轮到你?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现在我什么都没了,爱的人居然也是一只蛤蟆精,蛤蟆精,真可笑啊……我要与你同归于尽!”春桃一跳过来便要掐住白清蓝的脖子,便白雪里一鞭子抽了过去,

    “说,你们还干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春桃伤害白清蓝无果,便蹲下身子沉浸自己的悲伤之中,问她什么都不再开口说话。

    “雪里,罢了,这女子现在也是为爱痴狂中,你现在问什么她都肯定不会搭理你的。我们先回去罢。好好想一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我总有一种感觉,这蛤蟆精并不是真正的秦子于。”独孤信将受了惊吓的白蓝清搀扶到了边上,从刚才开始,白蓝清整个人都如丢了魂般,一动不动。

    “真正的秦子于?”白雪里一拍头,她怎么没有想到,素来听说这蛤蟆精经常会幻化身形去凡间作恶,所以今日来到他们神界也不足为奇,可能是某个把手神界的小兵开了个差才会让他进入,神界也经常会有些混入的妖物,只是都被及时查了出来,昨日与那蛤蟆精交手,这蛤蟆精确实功力深厚,一般人却是奈何不了他,这样想来,确实有些可能。

    “对,真正的秦子于可能还在其他地方。我们只要找到他便真相大白了。”

    “那真正的秦子于又在哪里呢?”白雪里嘟囔道,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还有就算那蛤蟆精不是真的秦子于,但他真的不会将他杀害吗?

    “三小姐,我突然想起一下事情。”站在白蓝清身边的丫鬟迎春突然说道。迎春是刚随白蓝清一道过来的,白雪里因为刚才气愤的教训春桃,便没有看到同她一同而来的迎春。

    “迎春?你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了?快说…”白雪里心想任何线索现在都应该有些用处,蛤蟆精已经死了,春桃也已疯疯癫癫,现在他们想要继续查下去真是无从下手了。

    “之前我去小姐房间整理衣物时,发现姑爷正伸手扳动床下的一个类似开关一样的东西,我不小心看到后,姑爷便喝令我一定不能说出去,否则便找人杀了我,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没敢与其他人提起过,”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白雪里眼睛一亮,迎春说的果然是对他们有用的信息。

    “那好像是半年以前的事情了,从那以后,我总感觉姑爷变得怪怪的,说不上来,还有我记得好像就是夫人突生恶疾之前的一个月。对,就是那时候。”迎春回忆了一下,慢慢说道。

    “半年前?你说的夫人是?”白雪里反问。

    “大夫人呀,她半年前突生恶疾,腿部长了好些水泡,后来全部溃烂了。唉…后来腿部就残了…”迎春回忆起来,确实心有余悸,那么好的大夫人居然残了腿,再也下不了地,她也十分难过。

    “你确定?”

    “对,很确定。”

    “那你快带我们去大姐房中看看,或许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近了!”白雪里急急将白清蓝扶起来,又将春桃重新仔仔细细用长绳绑好以后,才搀扶着白蓝清,与独孤信一道出了府。

    四人走了约摸半时辰,才来到了秦府中。

    白蓝清一路上也并没有开口说话,许是惊吓不轻或是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家相公变成蛤蟆精的事实,一直到了秦府门前都是双眼茫然空洞。但到了秦府后,便腿脚一软,双目一闭,直直晕了过去。任凭白雪里和迎春怎么叫都不醒,白雪里心想晕过去了也好,指不定一会儿就能将真正的秦子于带到她眼前了呢。于是与迎春安顿好了她,便直直往她房间走去。

    “三小姐,就是这儿,上次我看到姑爷便是在此处按压一个开关的。”迎春将白雪里带到床塌前,指了指靠墙的那侧。

    “这儿?”白雪里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床塌内侧。

    “是的,三小姐。”迎春使劲朝她点了点头。

    “雪里,你过来,我过去将床塌稍微移开点。”独孤信指挥白雪里往边上靠一靠,好让他将床塌往外面移出些。

    独孤信轻轻用手一点,床塌便自动移了出来。

    他伸手摸了摸,原来在床塌内侧果然有一圆形开关,他用劲一按,后面的那栋墙居然慢慢打开一道门,他伸手移开了那道门,才发现后面有一条密道。

您正在阅读《桃花美酒仙女醉》的章节:☆、玄机·大修
手机阅读地址:http://m.qqtxt_net.1loan4me.com/html/39678/10960136.html

【高速文字首发 香港挂牌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qqtxt.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香港挂牌
赌金花娱乐网址开户 赌注网开户 皇冠国际娱乐官方
澳门皇冠娱乐开户平台 申博开户娱乐网 真人麻将网站开户 波音平台网址 大发国际娱乐网址开户 优德亚洲开户官网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