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香港挂牌 > 都市 > 娇妾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三亚国际棋牌注册: 第八十七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芝芝后来实在闷得无聊, 便自己带着采苓出去, 如今日头还是很毒, 带醋宝散步怕会晒伤他。芝芝是漫无目的地散,采苓也不敢说什么,沉默地跟在芝芝身后。在走到登封楼门口的时候,芝芝停了下来。

    她抬起头看着登封楼的牌匾,想了下便走了进去, 登封楼有九楼,芝芝的裙摆划过木制的楼梯,她爬上九层的时候,都有些喘气。可是她一上去却看见还有其他人在。

    那人见到芝芝便过来行了个礼, “阅荛拜见皇后娘娘。”

    是裴阅荛。

    芝芝本来是想上来看风景,倒没想到他在上面,便有几分尴尬。

    裴阅荛倒是落落大方, 还主动问芝芝是不是来上面看风景,还告诉她站在哪里看, 视野最开阔。

    “站在这里看,便能俯瞰整个京城。”裴阅荛轻声道, 他说完微微转眼看着芝芝,那张与裴信芳极像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皇后娘娘觉得呢?”

    芝芝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 她怎么觉得对方的态度有些怪异。

    她随口答道, “好像是的。”

    裴阅荛看着她, “皇叔现在生病了, 可是大家都不许阅荛去看,淮阴侯更是严令禁止阅荛接近皇叔寝宫,阅荛虽然心中担忧,但也只能在这里祈福,希望皇叔能快些好起来。不知道皇后娘娘有没有去看望皇叔?”

    芝芝微微偏开脸,避开对方的视线,“有的。”

    裴阅荛神色有几分玩味,但是他掩盖得很好。

    芝芝待不下去,便想着下去了,临下去之前裴阅荛喊住了芝芝,“皇后娘娘,阅荛一直很敬佩您。”

    敬佩?

    敬佩什么?

    她有什么好敬佩的?

    芝芝不懂,但是她觉得对方危险,明明对方比自己还小上几岁,但是她觉得对方此时更像个即将成年的狮子,他伪装成无害的小猫咪,躲在暗处,实际在等待时机。

    这种念头在芝芝脑海里一闪而过,她便匆匆离去。

    又过去十几日,裴信芳仿佛的病更重了。

    阖宫都被悲伤的情绪笼盖了,京城下起了雨,这场雨连绵不断,淅淅沥沥,一点一滴仿佛落进了人的心里了。雨水把宫墙淋湿了,把花丛打败了,只是一场雨而已,但却在慢慢地侵蚀着每个人的心。

    所有人都在传新帝登基不过一年就要驾崩了,怕是还活不过太上皇。只是若是新帝驾崩,太子年幼,尚不到一岁,太上皇是不是还要回来,继续当皇帝呢?

    芝芝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水,忍不住想这雨是不是会停。不知过了多久,芝芝才回过神,起来伸手把窗户关了。她唤了采苓,“把醋宝抱过来,我抱他去看看皇上,醋宝很久没见他父皇了。”

    采苓连忙照做了,甚至面上有几分喜色。

    芝芝下轿的时候格外小心,怕把怀里的醋宝给摔了,醋宝方才本来在睡觉,一路过来已经醒了,睁着那双茶色的眸子到处看。芝芝进殿的时候,里面还是守着一群御医,芝芝一进去,就跪倒了一地的人,她让他们起来且出去。

    一下子,裴信芳的寝殿就空了,只剩下她和醋宝,还有躺在床上的裴信芳。

    她抱着醋宝慢慢走近床边,醋宝不知道是感应到自己的父皇还是什么,本来安安静静的,突然哼哼唧唧起来。芝芝走到床边时候,发现裴信芳看上来亦如既往,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像是普通地睡着了一般。他的唇依旧红润如海棠,他的面容依旧白皙如雪,即使在病了这么久,他却看上去还是那么好看。

    芝芝在床边一坐下来,醋宝就开始在她怀里挣扎了,她想了下,干脆把醋宝放在了床上。醋宝现在可以爬了,他一到床上,就开始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他从裴信芳脚的那边爬到了裴信芳的胸口处,然后趴着不动了。

    芝芝不明所以,怕醋宝把裴信芳压痛,正要把醋宝抱起来,却看到醋宝动了动,竟然给裴信芳的脸上打了一下。重不重,芝芝不知道,但挺响的。芝芝吓了一跳,赶紧把闯祸的醋宝抱了起来。

    “醋宝,你怎么可以打你的父皇呢?”芝芝低声教训,“不可以打,他是你父皇,打了你会被雷劈的。”

    醋宝回应她的就是一串听不懂的词。

    芝芝听御医们说了,裴信芳已经很久没有醒过来了,她抱醋宝过来,还想着对方会醒,哪知道被自己儿子打了一下脸,都没有丝毫要醒过来的痕迹。芝芝低声教训了醋宝好久,才重新把醋宝放到了床上,醋宝一到床上又开始哼哧哼哧地爬,这回爬到裴信芳腰部的地方就不动了,似乎有些累了。

    芝芝看着床上的人,她想了很久,还是俯下身抱住了对方。

    “其实我一直都很害怕。”她低声说,“我害怕你发现我是死而复生的人就会杀了我,我害怕上一世的你,我总是记得我被棍子活活打死,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封我做皇后,我既不聪明也帮不上你,还拖累你。”

    她将脸贴在对方的胸膛处,对方的心正缓慢而有力地跳动着。芝芝眨了下眼,眼里渐渐起了雾。

    “我想了好久好久,即使你上一世杀了我,但我也不想你死。”

    上一世当鬼的时候,有个老婆婆鬼很喜欢讲故事,她也喜欢讲道理,她跟芝芝说,无论做人还是做鬼,都不要执念太深,更不要陷入过去。生前的事生前了,来生的事来生算,何苦要来上一世的事却折磨下一世的人。

    她之前不懂,只是以为老婆婆鬼叫她不要报仇,其实她也不想报仇,她重活一次,无论怎么复仇,报复对方,其实报复的人并不是上一世的那个人了。所以,芝芝只是想躲开上一世的一切,现在她才明白那句话什么意思。

    “生前的事生前了,来生的事来生算。”

    她轻轻念出这句话,原来是既然有了来生,便重新过,不要让过去的自己将自己给困住了。

    她回忆起十六岁生辰的吃了一半的糖人,想起十七岁生辰的莲花灯池,想起十八岁生辰,她被册封为了皇后。芝芝莫名掉起了眼泪,还越掉越凶,她咬着唇默默地哭着,眼皮都变成粉色时候,她突然被反抱住了。

    “芝芝,你把我的衣服都哭湿了,怎么比醋宝还能哭?”

    一道男声突然响起,还有着几分嘶哑,似乎是因为许久没说话的缘故。

    芝芝傻住了,她抽噎了一下,眼泪还是停不下来,随后她被抱上了床。

    “乖,别哭了。”对方擦掉芝芝脸上的泪水,芝芝在泪眼朦胧中看清了对方的脸,真的是裴信芳,他真的醒了。

    芝芝吸了下鼻子,眼皮已经被她哭肿了,她自己有些狼狈地擦擦脸上的泪水,小声地说:“你醒了。”

    “我再不醒,床都被你哭湿了。”裴信芳的声音里有几分调笑。

    芝芝觉得自己又丢人了,尤其她现在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哭的冲动,便想把脸扭开,但是还没扭开,她的脸就被捧住了。

    裴信芳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那双茶色的美眸里情绪万般复杂,但最后变成了灼热的爱。

    “芝芝,你在为我难过,对吗?”

    芝芝不知道怎么回答。

    裴信芳又给芝芝擦了擦眼泪,“没关系,别哭,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就可以了。”

    芝芝又抽噎了一声,“可是我没有心。”

    裴信芳的唇边荡起一抹笑意,“不,芝芝,你现在有心了。”

    芝芝闻言,愣住了,好半天,她才伸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膛,她感觉到了缓慢却有力的心跳。她睫毛微颤,有几分不敢置信地看着裴信芳。

    “我……我有心了?”

    裴信芳笑着点点头。

    “为什么啊?”芝芝不明白,她明明拿心去做了交易的,怎么心会回来呢。

    裴信芳把芝芝重新搂进怀里,“不要想这个了,给我抱抱。”他咳了一声,“因为我很快又要晕过了。”

    “啊?”芝芝说。

    裴信芳有几分无可奈何,“饿的。”

    醋宝在旁边哼哼唧唧,裴信芳转头看见旁边蹬腿的醋宝,直接捏住了醋宝的脸,“刚刚打你父皇的脸,以为朕不知道吗?哼。”

    醋宝眼睛圆溜溜地转,一瞬,他放声大哭。

    裴信芳真醒了,甚至好了起来。芝芝觉得这一切都看上去有些莫名其妙,等她在深夜里被抱上马车的时候,她更觉得奇怪了。醋宝还在睡觉,她也是刚刚从睡梦里醒来,她依在裴信芳的怀里,“我们这是去哪?”

    “浪迹天涯。”裴信芳说。

    芝芝眨眨眼,“可是……”

    裴信芳低头看她,“那个江山我不要了,你在宫里呆得不开心,干嘛要当这个皇后,不是从小想当侠女,那我们现在就去。”

    芝芝把裴信芳说的话翻来覆去想了好多遍,突然炸毛了。

    “那些话本里的侠女都是没有生孩子的,生了孩子只能当侠女的娘了。”

    裴信芳唔了一声,商量着说:“那要不把醋宝丢了?”

    芝芝看着裴信芳,“可是谁会养啊?”

    “吕越阳。”

    过了很久很久,芝芝才终于接收自己不再是皇后,裴信芳也不再是皇上,他把江山丢回给太上皇了。太上皇重新做了皇帝,他却没有废除醋宝的太子之位,并且还给裴信芳写信,说等醋宝满十八岁一定要送他回京,因为醋宝会是下一任皇帝。

    裴信芳看了信后嘟囔了一句,“十八岁会不会太晚?三岁后就送过去不好吗?”

    芝芝也凑过头看着信,“可是三岁的醋宝应该是最可爱的。”

    “那七八岁再送过去?”

    芝芝想了下,打了裴信芳一下,“不行,醋宝是我们的儿子。”

    裴信芳眉目之间似乎还有几分遗憾,“可是,娘子你真的不觉得他有些烦人吗?”

    芝芝眨了下眼,“我觉得还好啊。”

    裴信芳低头看着自己小腿处挂着的醋宝,有几分无可奈何,这小东西现在学着慢慢走路了,走没几下就累,就撒娇,还一定要抱住他的腿,若是不让他休息,他还会咬裴信芳。

    而且醋宝真的越来越黏人,睡觉一定要睡在他们中间,他要么趴在裴信芳胸膛处睡,要么贴着芝芝睡,反正黏人得不行,若是裴信芳想偷偷把醋宝抱到他自己房间,他一定会醒,然后哭得惊天地泣鬼神。

    裴信芳开了家书画铺,芝芝开了家胭脂铺,只是书画铺从头到尾只画一个人,而胭脂铺的胭脂都是无香的。裴信芳虽然不当皇帝,却不会亏待自己,虽然芝芝和他住的宅子不是特别大,伺候的人也不多,但是芝芝却知道,整个城的地契都是属于裴信芳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到。他们开的铺子基本没有盈利,但是每年收上来的租金已经够他们用的了。

    等醋宝三岁了,裴信芳便带着芝芝和醋宝游历江湖去了。

    已经长成大龙的小金龙盘在马车顶上,它阖着眼听着周围的动静,过了一会,有条特别小的龙也上了马车顶。它看着庞大的小金龙,有些怯怯的,但是还是凑了过去,拿自己的幼小的龙角蹭了蹭对方的脸。小金龙眼皮子都没有撩开一下,尾巴一扫,把那条小龙扫回了马车里。

    哼,讽刺它现在没了龙角吗?

    那么点大,上来能保护谁。

    小金龙动了动脑袋,一切重新归于安静,只能听马蹄的声音和车轮滚动的声音。

    芝芝从睡梦里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在对方的怀里换了下姿势。这一换却迎来了对方的亲吻,芝芝从鼻间里哼了一声,回应了对方的亲吻,但很快,她又小声地说:“不要啦,醋宝在。”

    “他睡着了。”

    “爹,我没睡着。”

    醋宝脆生生的声音。

    芝芝脸一下子羞红了,她连忙推开裴信芳,坐直了身体。

    裴信芳脸青了下,过了几下,芝芝就听见巴掌落在屁股上的声音。

    “爹!我睡着了!我睡着了!”

    醋宝鬼哭狼嚎。

    裴信芳没有问过芝芝,她爱不爱他。

    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番外一

    裴信芳觉得新进府的一个小妾有点奇怪。

    奇怪在哪?大概是对方总是傻傻的, 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欺负回去, 就是傻傻地站着。裴信芳在宫里长大, 什么手段没见过,倒没见过这么蠢的。

    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长大的。

    宫妈妈禀告说下面几个小妾出了点事,裴信芳刚练完武,便把剑放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毛巾, “怎么了?”

    “那位五姨娘掉水里去了。”宫妈妈说。

    又是她。

    裴信芳心里闪过这个想法,还能被人推水里去?真的太蠢了。

    “宫妈妈看着处理。”裴信芳不在意地说。

    诸如此类的事太多了,比如在宴会上,裴信芳看出那几位姨娘不怀好意提出要击鼓传花, 果然那朵金桂落在那个傻乎乎的五姨娘手里了。

    裴信芳觉得就算再没读过什么书,应该一两句还是能做出来。

    可是对方涨红了脸,居然说出的是:“中秋……月儿圆, 我……我……在赏月亮。”

    裴信芳忍不住低下头,唇角微微翘了翘, 但他怕别人看出他被逗笑,很快就敛去了嘴角的笑意。

    对方除了傻, 也是会一点技艺的。

    比如她泡茶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吕越阳曾当众夸过她煮茶的手艺好, 这让裴信芳起了点兴致, 所以在一次她煮茶的时候, 他突然出现了。那个傻乎乎的五姨娘似乎被他吓住了, 呆立在原地, 连茶水溢出来都不知道。

    裴信芳眯了眯眼,他声音懒洋洋的,“茶水溢出来了。”

    她啊了一声,又匆匆忙忙去找布把在桌子上的茶水擦掉。

    裴信芳看着对方笨拙的手艺,忍不住看向了吕越阳,吕越阳无声地笑了下。

    不过,她煮的茶还是挺好喝的,裴信芳面无表情喝完之后在心里想,但还是太蠢了。他不喜欢蠢女人,因为蠢女人会惹出很多麻烦。

    不过长得倒是挺漂亮的,裴信芳看着对方的脸,眼神再微微扫过对方对的身体,唔,身材也不错。他垂下眼,敛去眼底的情绪。

    不过让裴信芳有些不太满意的是,对方见到他总是像小老鼠见到猫一般,一双凤眼瞪得圆圆的,身体也绷得紧紧的,仿佛随时都要逃。可是她见到吕越阳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一双凤眼直勾勾地往吕越阳身上溜,也不怕闪到自己的眼睛。

    哼,这么蠢还想勾引男人。

    裴信芳直白地跟吕越阳说:“你不许睡五姨娘。”

    吕越阳挑了下眉,“为什么?”

    裴信芳想了下,“因为她太蠢。”

    吕越阳的眼神顿时变得古怪,“公主,你该不会?”毕竟她的画像是裴信芳亲自挑中的。

    裴信芳踹了吕越阳一脚,“滚。”

    竟然敢猜疑他喜欢那个蠢蠢的女人。

    吕越阳一定是活腻了。

    不过虽然蠢蠢的,但是做东西还是挺好吃的,她有时候会自己做些糕点,让丫鬟送到每个院子,裴信芳这边自然也送了,他本来不想吃的,但是看着被做成小老鼠的糕点,他犹豫了下,还是拿了一个。

    不一会,食盒里的糕点空了。

    裴信芳捏着最后一个,破天荒露出有些为难的神情,他犹豫半响,还是把糕点放了下来,他才不能表现出太喜欢吃的样子。万一那个女人知道了,还以为这种方法可以讨好他,怎么办?他不想被对方讨好。

    裴信芳这样苦恼着,但发现对方居然再也没有送过了,而他一次去吕越阳那里的时候,居然发现吕越阳桌子上摆满了不同小动物模样的糕点。

    吕越阳注意到裴信芳的视线,“我忘了你不喜欢吃甜食。”他叫来一个小厮,让对方把糕点端下去。

    “这些是你小厨房做的?”裴信芳状若无意地说。

    “不是,这些都是芝芝做的。她知道我喜欢吃甜食,所以做了很多送了过来。”吕越阳说,“她虽然有点笨,但是个很好的姑娘。”

    哼。

    哪里好了。

    不过让裴信芳惊讶的是对方居然胆子那么大,还偷男人。

    “现下她在柴房?”裴信芳问宫妈妈。

    宫妈妈说是。

    吕越阳在旁边坐着,“此事是不是还要查查?她一个弱女子,平时都没出门,怎么会偷人。”

    宫妈妈说:“奴才是得了信才知道这事,现下怕是大半个京城都知道了,若是不处理了那个女人,怕是公主府的名声就彻底保不住了。”

    裴信芳沉默了许久,“那就打三十大板,若是撑过去,便让她家里人来接。”

    不过,她没有能挺过去。

    裴信芳听到对方的死讯,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意味,“那多给点银子给她家里人,还有,把她家人送出京城。”

    驸马的五姨娘偷汉子,全京城都穿得沸沸扬扬,若是她家人还在京中,怕是不会好过。

    宫妈妈好像误会他的意思,罢了。

    就这样,反正人都死了。

    她死了之后,裴信芳却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他总觉得有人仿佛在盯着他,可是周围明明没有人。他登基后,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也没有消灭,直到一个深夜,他突然觉得那个视线消失了,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觉得有人在盯着他了。

您正在阅读《娇妾》的章节:第八十七章
手机阅读地址:http://m.qqtxt_net.1loan4me.com/html/39677/10960105.html

【高速文字首发 香港挂牌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qqtxt.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香港挂牌
真人线上娱乐娱乐网 现金二八杠开户网 皇冠赌博平台网
澳门国际赌场网址注册 现金网娱乐 真人现金网 太阳城导航网站娱乐 足球开户注册 新博狗官网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