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香港挂牌 > 都市 > 我是宠妾 > 正文 第42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盈禾国际注册: 第4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子里。

    此时, 失踪了三个多月的南婧一,正站在厕间的角落里竖着耳朵听外头的动静。

    就在刚刚,秦子冷前来寻她的时候, 她不愿意应声, 接着就有另一道声音将秦子冷拦在了外面。

    “……你忘了我们当初建立镇仙楼的目的了吗!”

    “你救了南婧一若是被瑞王知道,他还会信任你吗?”

    “还是说瑞王知道你救了南婧一, 他承诺事成之后将南婧一赐给你呢!”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人居然也还是那些人。

    南婧一仍记得那次在与天寺厢房外与秦子冷对话的那个女子, 和现在门外正说着话的女子声音一致, 依然是对于秦子冷做法不认同的气愤语气, 更有着咄咄逼人的意味。

    至于她怎么会在这里?因为她被人追杀的那天是秦子冷及时赶到救了她,并且将她带到这里来。

    南婧一眸子微沉,嘴角勾起讥讽的弧度。

    听得越多就越加深心里的怀疑, 而现在则是大概明了了。

    她之所以会在这个小院里与世隔绝了三个多月,并不是她不想离开,而是秦子冷不愿意放她走。

    日复一日,从原来的感激他到后来的陷入怀疑, 并不是无缘无故的。

    从那个女子提出镇仙楼,她就已经从她的声音中辨认出来她的身份,雁都第一美人——苏漫人。

    苏漫人因为秦子冷喜欢她而敌视她, 可以理解,只是没想到雁都那么出名的镇仙楼居然会是苏漫人与秦子冷一起建立的……南婧一脑海里闪过一幕一幕,最后只剩下自嘲。是她自视过高,秦子冷对她的好也许就不是喜欢原主那么简单呢, 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主人——瑞王。

    联想到之前雁帝遇刺一事,雁穓宁差点没命,而瑞王也受了不小的伤,还有如玉怀孕的事情,以及与南家甚好的忠义侯秦子冷,刹那间南婧一就觉得有些作呕了。

    世人都以为瑞王对皇位有多么无动于衷,现在就可想而知他对皇位有多么的热忱,可见瑞王的心机之深。

    而她被人追杀都是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至于是瑞王下的手还是其他人暂且不得而知,只是秦子冷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她,而是在变故后将她救到这里禁闭了起来。从苏漫人的言语中,南婧一也知道秦子冷救她的举动应该是出于私心,只是这并不能抵消她在这里三个多月来的心焦,即使他是在保护她。

    外面现在会是个什么情况,他们不说她也能想象得到。

    南爹、大娘她们,还有二哥三哥会有多难过……雁穓宁也找不到她……

    想到这里,南婧一的心就丝丝地痛了起来,摇了摇头,双手扶着自己七八个月大的肚子,重新将思绪放回了门外。

    “小漫,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秦子冷的声音没什么温度,更是有些不耐烦。

    苏漫人却是因此刺激了脑子里的弦,有些歇斯底里了,“南婧一的肚子都那么大了,你想当她孩子的爹,你倒是问问她答不答应啊!”

    “小漫,适可而止,我喜欢她是我自己的事情!”

    “呵呵呵……你终于承认了。”苏漫人眼底透着恶毒,蛇蝎美人也不过这般。

    她冷笑道:“她南婧一有什么好的,瑞王已经奏请皇上让宁王去解决宣城瘟疫,她也许就要成寡妇了呢,你开心了,就快得偿所愿了啊。”

    而南婧一在听到她说的话后,瞳孔一缩,站得发麻的双腿往后倒退了一步。

    厕间里头忽然传出的一声动响,让苏漫人回归理智,与秦子冷对视了一眼,厉声道:“谁?出来!”

    秦子冷脸色有些僵硬地看着厕间的出口,下意识地希望不是她。

    南婧一慢慢地推开门板,缓缓地走了出去。

    外头的光线让她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加之清新的空气让她更加的清醒。

    苏漫人在看到竟然是南婧一,心里涌出了痛快之意,觉得刚刚的怒气都忽然消散了不少。

    她抬了抬下颚,勾起唇角对秦子冷说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既然她不能得到他,那就一起孤独终生,哈哈哈哈哈哈!

    她的恶意满满只是令秦子冷皱了皱眉宇,因为不在意所以不会被打动也不怕被伤害。

    也只有眼前几步逼近他的女子才会令他动容。

    他的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婧一……”

    南婧一嘴唇微启,“她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

    秦子冷面色温和地看着她。

    他不说话,那她就当做是默认了。

    “你放我离开这里,我要回家。”

    南婧一垂着美目低声说道,并未再问其他,只是脸上拒人千里的冷然到底让秦子冷内心长叹一声。

    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

    他转过身看着远处,对她说道:“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玩的情景吗?那个时候你总是跟在我的身后,像只小尾巴似的。”

    南婧一配合他的怀念,却一口切断了美好,“小时候的无忧无虑的,哪里会知道长大后的面目全非。”

    秦子冷回过头,脸上是对她的宠溺之色,像是没听到她的话般,笑道:“我以为那个时候的你是喜欢我的。”

    他温柔爱意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望向南婧一,“婧一,你知道我喜欢你。”

    南婧一的心有过一瞬间的触动,不为别的,只为小时候,原主那颗最纯真的心。

    敛去内心的想法,她抿了抿唇抬眸回视他,“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才会疏远你。”

    秦子冷闻言轻轻地笑了,“就那么爱他吗?”

    南婧一的秀眉无意识地皱了一下,她不知道有多喜欢才算爱,从她愿意为雁穓宁生儿育女开始,她就知道,就是那个人了。

    “他是我的夫君,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只喜欢他……”

    秦子冷不自觉地握紧了手,这几个月来她对他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不愿意承认却不得不承认。

    他的心不由得阵阵抽痛。

    也许得不到又放不开才是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

    “子冷哥哥,我叫你一声哥哥,念在我们曾经友好的份上,念在我爹我哥哥他们……你放我离开好吗?”

    “好……”秦子冷看着她,艰难地应下。

    “谢谢你,子冷哥哥。”南婧一的脸色一下子明媚起来,声音透着些许激动,“那我先回去收拾一下,我们等下就走!”

    “婧一,你可不可以……也试着喜欢我?”像是用尽了力气,秦子冷开口问住了转身的她。

    南婧一脚下的步伐一顿,“……对不起。”而后不作停留地离开。

    “婧一……”秦子冷低喃,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眼底悲伤一片。

    ……

    南家人和雁穓宁始终不放过任何可以找寻到南婧一的消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势必要将她的下落调查出来。

    不止如此,关于南婧一为何会遭到追杀,他们在这三四个月里,终于通过一点点的蛛丝马迹还原了真相。

    自从雁金贤伤残后,并未找到幕后刺伤他的人,他虽然未卸下太子之位,但他无缘为皇位已经是铁板铮铮的事实。

    雁金贤和皇后一致认定是雁穓宁派人所为,便设计接洽了宁王妃云彩蝶,从她手中得知那天她们去与天寺祈福的时间和路线,再派杀手去杀害南婧一,为的就是让宁王承受失去爱人与未出世孩子的痛苦,也断绝宁王有南家支持的后路,打击拥护他的一派臣子,最好造成内乱。

    一切真相大白,但派人刺杀雁金贤一事并非雁穓宁所为,这其中是否被陷害已经不重要。

    宝贝闺女/小妹被当成踏脚石遭受这样的伤害,南家人恨啊,对于雁穓宁也有了迁怒之意。

    而雁穓宁悲痛欲绝,自此化悲痛为力量,以雷霆手段破坏了雁金贤和皇后到处的势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

    天乌黑着,频频下着雨,冰冰冷冷。

    云彩蝶站在院中,任由雨水落在身上,望着刚刚一丝脸面都不给自己,而散发煞气冷漠离开的孤然背影。

    她的笑轻飘飘的,一切尘埃落定,她方才明白这个男人真的不会爱她,即便此时他的心千疮百孔为的也不是自己。

    哀莫大于心死。

    到头来,她付出了那么多,下场却是终身都出不得皇庙,一辈子孤寂一生,却不是与青灯相伴,而是与那些被皇家遗弃变成了恶魔生生可以将人撕碎的女人……

    皇庙那么可怕的地方啊,有几个女人可以善终,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走出蝶苑的雁穓宁一颗心空荡荡的,下意识地想起婧一,想起身旁再也没有她的温暖,眼角的一滴泪与雨水并融。

    ……

    若说,有谁在这当中得了渔翁之利,当属瑞王了。

    正好这个时候宣城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瘟疫灾害,雁扬瑞利用这个空档,建议派雁旭康前去赈灾历练。

    雁穓宁强烈反对无效,唯有自动请缨替弟弟康王前去。

    宣城的沛关是大雁与外贸易必经的商路,此时却瘟疫告急,大雁经济急剧下降,是以朝廷上下都万分心焦。雁帝命雁穓宁三日后带着太医与药草速去。

    最后会与他同去的人还有钱如风。

    雁旭康都要哭了,虽然心里为三哥的举动感动不已,可他并不想三哥为他担上这事儿。

    事已至此,雁穓宁将宁王府托付给他,还有南婧一下落的持续搜索……

    临出行前,南家人到底替南婧一前来相送。

    这个让他们家闺女/小妹爱着的男人,南家人虽然迁怒,但在大是大非上还是知理的。

    谁也没有看到,角落里一个大腹便便,身材却仍旧窈窕,着一身朴素却难掩清丽容颜的女人从人群中挤了出去,细腿一跨便到了路中央。

    雁穓宁高骑着骏马,不过余光中出现的身影就让他心间瞬间一窒。

    身体一跃人已经到了女人的面前,接着南家人也迅速移了过来。

    雁穓宁以为自己在做梦,黑眸动都不敢动一下紧紧盯着眼前的女人,害怕一个不察她就又消失不见。

    南家人欣喜若狂,只是眼前他们做什么都不合时宜,只盼着赈灾大军赶紧离开,他们好将人给带回家去。

    南婧一笑着安抚过南家人,这才上前一步,轻轻地喊了一声“雁穓宁”。

    雁穓宁心尖微微颤抖,只想抱抱她,而他的手已经比他的想法先一步伸了出去,却被她肚子里大大的圆球给挡住了。

    他哭笑不得地露出一个笑容来,刚刚竟是没注意到他们的孩子。

    一股强烈的满足感充斥胸中,幸好她在,她们都还在。

    南婧一主动拉起他的手,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万事小心!”

    雁穓宁这才想起他还有任务在身,恨不得将她拦腰一并带走,所有重逢的喜悦都被浓缩成点滴藏在心中,“婧一,你等我!”

    “你要快些回来。”说完这句话南婧一才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湿意。

    雁穓宁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痕,双手捧住她的脸,将唇重重印了下去。

    两人惜惜相别,雁穓宁重新跨上马,南婧一又急急走到他的马前塞了条肚兜到他的手上,灿烂一笑。

    人群外,秦子冷孑然一身,失意离开。

    等赈灾军队消失在城门,南家人迅速将南婧一带回镇国将军府。

    ……

    没想到唯一的一条道路,因自然灾害,山路崩塌,沛关瞬间与外界失去联系。

    南婧一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无聊地在外室与兰玉研究着花花绿绿的肚兜。

    听到周管家犹豫着报告的时候,她手中的针线明显一顿,但又马上继续,低下的头让人看不见表情,“我知道了,你先下去。”

    声音毫无波澜,仿佛是在听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周管家后退两步转身走了出去。

    南婧一的针线活很不好,等到兰玉发现的时候,指头被扎到的血已经染红了布料。

    “主子,您先别动,奴婢马上为您包扎!”兰玉心疼极了。

    南婧一却是笑道:“兰玉,你说,我如果变成寡妇了会怎么样?”

    兰玉仔细包扎着伤口,一听自家主子不靠谱的言论,立即道:“呸呸呸,夫人可勿乱想,王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兰玉,和嬷嬷说一下,我们回娘家住一段时间等爷回来,你先去收拾。”

    “奴婢马上去。”兰玉心想早该这样了,上回要不是主子执意回来,老爷夫人他们也不会放人。

    ……

    而在宁王不知所踪之时,朝廷另一个势力出现,极力拥护瑞王当太子。

    雁帝的身体这时候已经不行,心里比谁都明朗,回望过往,最后只能废掉太子,重立瑞王为太子。

    但雁帝不知道的是,早在之前瑞王就已经偶然得知他身体不好的事情,这才有了刺杀原太子嫁祸宁王一事。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皇后和前太子贤王哪里能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

    一个月后,南婧一肚子发动,在镇国将军府由南家人迎接了小生命的到来。让南家人失落的是,竟然不是个女娃娃而是个白胖小子,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立马被更多喜悦掩盖了。

    南婧一给儿子取名为雁曲意。

    雁曲意的满月并没有大肆铺张,而是在将军府简单办了场家宴。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满月当天,雁穓宁还活着的消息传了回来。

    南婧一抱着雁曲意,面上的笑更加绽放,她低头亲了儿子一口。

    ——一年半后——

    宁王府宁萧苑主卧内。

    南婧一去看完已经满一周多的儿子,回到卧房,见雁穓宁正在看书,她便转身进去浴间洗漱沐浴。

    待热气腾腾出来时,男人已经移到床上正笑看着她。

    她走过去,问道:“今天可累?”

    自从雁穓宁从宣城回来,已经是太子的瑞王就等着雁帝病入膏肓归西而登上皇位,因此什么脏活累活都派给雁穓宁干。

    自己的男人,当然要心疼点。

    “不累。”

    待她坐到床上,雁穓宁便握着她的双脚,搓开。自从生完孩子后,南婧一就落下了冰脚的毛病,每日睡前他便要为她暖脚。

    “婧一,我们离开雁都?”许是已经考虑了很久,雁穓宁有些随意地问道。

    如今的他明白了,失去了就再也后悔不来的道理,他在乎的亲人、朋友平安健康,才是第一位。不去在意那些权力,只有离开政治中心方能安全。

    南婧一抬眉,思考了下,回答道:“我和爹娘还有哥哥他们商量一下。”

    她也明白他的顾虑,或许只有隐藏自己才能让雁扬瑞放心,待在雁都还是太过危险了。

    ……

    第二日一大早,奶娘就抱着哭哭啼啼的儿子来了他们的房内,好在南婧一和雁穓宁已经起床。

    只不过雁穓宁心血来潮正为她画眉,被儿子的哭声一惊,手一抖直接画到了太阳穴。

    南婧一白了他一眼,赶紧自个儿擦掉,嘴上嘟囔着:“都说你不会还不听。”

    然后起身抱过来儿子,“宝贝又哭什么啦?”她怎么就生了一个爱哭鬼。

    雁曲意的脑袋直往她胸口里钻,雁穓宁眼都看绿了,忙把儿子抢了过来。

    为此不满的雁曲意抬着小脑袋在看到父亲怒瞪的冷脸时,眼角划下了两颗豆大的泪珠,圆圆的小脸蛋委屈极了,瘪着嘴巴不敢哭出来。

    南婧一好笑地看着他们父子俩,继续上妆。

    到了早膳时。

    南婧一抱着儿子喂辅食。

    雁穓宁伸手勺了一块鱼肉递过去,说道:“张嘴。”

    雁曲意下意识地张开小嘴,眼见那个叫汤匙的熟悉影子飞到了他的小脑袋上方。

    而他父亲看也没看他一眼,把肉肉送到了娘亲的嘴边,哄着声道:“张嘴。”

    南婧一美目轻睨了他一眼,“讨厌,不要诱惑宝贝。”

    雁曲意眨巴着大圆眼,微微张着小嘴要哭不哭的样子,肉肉的脸颊肉煞是可怜。

    ……

    半年后,宁王带着妻儿与老岳父一家迁移与雁都甚远的铭城。

    【你是我的妃,你是我的妻,你是我的唯一。——雁穓宁】

    ——全文完——

您正在阅读《我是宠妾》的章节:第42章
手机阅读地址:http://m.qqtxt_net.1loan4me.com/html/39675/10959925.html

【高速文字首发 香港挂牌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qqtxt.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香港挂牌
新威尼斯平台开户 永胜博开户网 永盈会网址注册网
大发体育官网注册 喜达国际注册 法老王娱乐网站 银河国际娱乐城注册官网 现金网网开户 皇冠国际赌场平台注册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