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香港挂牌 > 都市 > 系统罚他生娃 > 正文 第76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足球导航娱乐开户: 第76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是一个无法入眠的夜晚。

    苏景阳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掀开被子起身来, 打开台灯,坐到等脑面前玩游戏,他目光凝滞的盯着电脑发光的屏幕,手上机械的操作着。已经回来了半个多月了, 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度过的。

    身体无比的疲倦,可是就是睡不着。一到晚上要么起来看电视,要么玩游戏,要么在自己狭小的客厅里茫然的走来走去,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挖空了。也只有在快天亮的时候强迫自己眯一会儿,再简单的收拾一下去上班。

    苏景阳萎靡不振,眼下的黑眼圈很快就被那些同事们察觉出不对来, 纷纷来关心他, 他却无从说出口,只勉强笑着摇头说没事。他说出来没人相信,也没有人能帮助他, 只有脖子上被小儿子的手挠出的一条伤口提示着他,被系统丢进异世界跟容辞相处的差不多七年时光是真实存在过的,并不是他在茶水间晕过去后的一场梦。

    这个世界的时间正常而平稳的前进着。那些女同事们还时不时提起那个跳楼的孕妇, 唏嘘不已, 苏景阳默默地听着, 突然一阵如鲠在喉,胸口堵得闷痛不已。如今的他听到这样的话题,竟然也能感同身受了。

    行尸走肉一般又度过了几日, 到了周末,他在家里游魂似的晃了半天,最后拿了件外套去了附近的广场。阳光暖照在身上,苏景阳找了一个长椅坐下来,然后眼睛看着来来去去的人发呆,看久了,目光也渐渐的没了焦点。

    身边有孩子们喧闹嬉笑的声音,有练太极拳的舒缓音乐,也有婴孩的哭闹声,一切充满活力的有朝气的,只有他孤身坐在这里,仿佛一颗枯死的树,内心一片荒芜。

    就在这时,一位年轻的妈妈推着一辆双胞胎婴儿车,坐在了他的旁边的空位上,然后慌忙的取下鼓鼓囊囊的双肩包开始给孩子换尿不湿。

    苏景阳嘴唇微动,稍稍坐直了身体,眼睛盯着车里的两个孩子,应该都是男孩,看起来也不过五六个月大小。

    苏景阳想到自己的双胞胎。回到容城后他明显不开心,那两个孩子结束学业就过来陪他逗他笑,别提多乖巧多贴心了。苏景阳顿时感到心脏抽疼得无法呼吸,

    孩子不是尿了,而是拉便便了,有股臭臭的味道。年轻的妈妈在旁一边整理,一边脸红的给朝着她那边看的苏景阳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我很快就弄好了。”

    苏景阳微微笑了笑,道:“没关系。”

    她似乎还是挺过意不去的,又连说了几声对不起。苏景阳道:“真的没事,你弄。”

    年轻妈妈刚给这个孩子换好纸尿裤之后,另外一个又扁嘴哭起来,没尿没拉也应该不是饿了,她只好把孩子抱起来哄,可怎么都哄不好,孩子越哭越大声,这个哭另外一个也跟着嚎。

    她怕打扰到苏景阳,单手背上双肩包,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推车准备离开,苏景阳道:“旁边也没别的位置了,你坐。我家里也有孩子,哭起来比他们还厉害。”

    她重新坐下去,直夸苏景阳人好,然后继续哄孩子,想把婴儿车里另外一个也抱起来哄,苏景阳心念一动,“要不……我来试试。”

    她眼神里立马有些戒备之色,看了苏景阳一眼,犹豫了下,还是让他抱了另外一个。

    结果苏景阳怀里的那个竟然先止住了哭声,她惊奇无比,完全没想到他哄孩子比她还要顺手。

    “那个……你怎么了?”

    苏景阳听她这么问,不解的转过头去,她有些担心的问:“你怎么哭了?”

    苏景阳抬起手背触了触自己的脸颊,这才惊觉竟然一片湿润,他赶忙抹了把脸,把怀里的孩子给还回去,笑着道:“没事,我只是想我的家人和孩子了。我们……异地,难得见面。”

    苏景阳把眼泪擦干,又坐了会儿,年轻的妈妈也道谢离开了。

    晚上他在自己租的屋子里面无表情的打着游戏,隔壁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吵闹声还有孩子尖锐的哭叫声。他在这里也住了一年多了,他知道正对门住的是对年轻的小夫妻。小妻子因为怀孕的时候需要长时间卧床保胎,没法办辞了工作,后来因为生了个女儿,婆婆满心的牢骚,月子里照顾了一半跑回老家了,亲妈身体不好没办法过来照看,她就一个人支撑到了现在,孩子差不多半岁了。

    之前每天出门妆容靓丽精神奕奕的年轻女人,之后就天天灰头土脸的一个人在家里忙得打转,苏景阳有时候半夜都听见她在楼道里哄孩子的声音。

    苏景阳之前只隐隐有些同情,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是他现在心境有些不同了,这天听到动静又有些非同小可,便起身到对面去看了看情况。

    屋子里的东西乱糟糟的一片,衣服鞋子玩具横七竖八的摆放,夫妻二人满身的火气,孩子身上仅裹了一条浴巾在沙发上哭得撕心裂肺,小脸涨红,两个人却赌气似的谁都不去理会。

    苏景阳忙上前把那个小可怜给抱起来哄,大概还是碍于他这个外人在,两人都不没有继续再吵了,而是分别在沙发的两头坐下了,沉着脸不做声。

    苏景阳既然都来管闲事了,便一边哄孩子一边多嘴过问一句,结果两人又七嘴八舌的争吵起来。苏景阳听了个大概,跟他预料的差不多,丈夫成天上班觉得自己辛苦赚钱养家,回来了不肯干活不肯带孩子,只顾玩游戏。妻子没日没夜的照顾孩子,累得腰酸背痛,晚上给孩子洗澡的时候忘记了拿换洗的衣服,便叫丈夫帮忙拿一下,可是丈夫游戏里正杀得酣,充耳不闻。

    积累多时的矛盾终于是爆发了。

    那个男的指责说:“我看你就是懒!在家里除了带个孩子,饭也不做,卫生也不搞,一屋子搞得乱七八糟的,你就是故意跟我过不去!”

    苏景阳终于听不下去了,把怀里哭累了睡着了的孩子给还回去,男的梗着脖子杵在那动也不动,女的哭着来接,哽咽着对苏景阳不停说谢谢,又说让他看笑话了。

    苏景阳也没有劝他们什么,见他们战火止熄,就回到自己屋子里去了。

    星期一的时候,苏景阳坐在客厅里听到了那个男人出门的动静,这才换鞋出去,敲响了对面的门。

    面对女主人微微惊讶的神情,苏景阳道:“他觉得你在家带孩子很容易的话,你其实完全可以与他换个位置试试,把这个简单的活儿让给他。”

    苏景阳知道自己有些突兀,但现在的他有点没办法像之前那般一声叹息就过去了。

    那个男的就是普通的文职,一个月撑破天了那点死工资,而这个女人是不管是能力还是薪水都要高许多,苏景阳觉得不管如何她至少应该反击一下,不该这样憋屈。

    苏景阳开始还担心自己会不会遭骂,成为一个挑拨人家感情的恶人。毕竟他再怎么打抱不平,那也是人家夫妻二人的事情,说不定前一天吵架,第二天就如胶似漆了。

    可那个女人竟没让他失望,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谈判的,她很快出去找了份新工作,梳妆打扮风风火火的出门,恢复了些往日的神采和自信,而那男辞职在家带孩子。苏景阳平日里也上班,不知他们那边的状况,直到有天又听到他们吵起来,才知道原来孩子发烧了,丈夫玩电脑还犹然未知,妻子回来才发现。

    苏景阳心里想完了完了,那个女人怕是要因为这些事情担心孩子而妥协了……

    苏景阳后来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孩子住了一段时间的院之后,女的仍旧天天去上班,男的继续在家里心烦气躁,手忙脚乱的带孩子,但也因为那次生病他也不敢再大意了,倒是比之前认真了许多。

    天气热,他们两家经常将大门打开能对流通风,苏景阳在客厅里倒水喝,听到女的下班回来问男的怎么还没做饭,男的抱着刚睡着的孩子喘着粗气瞪着眼睛却憋不住一个字。

    女的却没多说什么,挽起衣袖道:“算了,我来做。”

    “……还是我来老婆,你把孩子抱到房里去睡。”那个男的闷闷的说。

    不一会就听到他们家厨房里传来开火炒菜的声音了。

    苏景阳回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真心的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将水杯搁置下,把自己家的门给轻轻关上了。

    不管是热闹还是争吵,都不属于他。他在自己所属的世界里,仿佛也成了一个过客。

    对门的生活越来越平和,越来越和谐,常有的争吵没有了,苏景阳却过得愈发浑浑噩噩,有时候连当天的年份月份都记不得了,也不知道是过了几个星期,还是几个月了,他的灵魂好像被留在了某个地方,某个人身上,而现在的他只是一个空空的躯壳。

    终于有一天,他手里握着遥控,胡乱的调到了一档完全不知道讲什么的古装电视剧,并没有特别的内容,只是里面的男主穿着一身黑衣,身形模样都非常俊秀,他眉眼含着宠溺的笑,说着什么台词,

    苏景阳却一个字都没听到了,他的心脏瞬间就像是被刀子狠狠的割了一刀,鲜血直流。

    一直强撑着他的那口气终于是泄得干干净净,他连坐稳的力气都没有了,先是静静的落泪,然后哭出声来,极其压抑的哭声哭越来越止不住,他开始崩溃大哭,哭得歇斯底里,万念俱灰。

    他想容辞,想孩子,想阿离……他不要一个人在这里,他坚持不住了,他要回去。

    容辞跟孩子也肯定很想他。他要回去。可是谁能让他回去?

    对门的小夫妻听到动静抱着孩子过来看他,安慰他,苏景阳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嗓子沙哑,最后歪在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等苏景阳再有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处高高的楼顶上,面颊上还有冰凉的泪痕,耳边是呼呼的夜风,他看着脚底下犹如深渊般的黑暗,懵了一会儿,猛地回头过去,发现对门的那个女人就站在他身后,冲着他笑得温婉。

    苏景阳头皮微微一麻,那个女人说:“你帮了我,那我也帮你一把。”

    然后就伸手狠狠将他一推。

    苏景阳的身体开始往下坠,他没有恐慌没有害怕,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

    他稳稳的落地了,是脚落地,而不是身体。

    耳边有吆喝声音,有孩子追逐打闹的声音,还有步伐整齐走过去的声音。苏景阳心脏猛烈跳动着,惊疑不定的迅速睁开眼睛,仿佛突然一副流动起来的画面入眼而来,身着古装的人,来来往往行走在热闹宽阔的街头,街道两边有客栈有酒楼有脂粉铺子有卖菜的摊子,不远处还刚好有一队巡逻的羽林卫走过去,下学的孩子们成群结队,闹哄哄的。

    瞬间,苏景阳只感觉脑子里仿佛有一道绚丽的烟花炸开,他的表情活过来了,这里是容城,是容城!!!

    这条街道离大殿很近,他以前不知道走过多少次,绝对不会记错!

    他回来了,竟然回来了!!!

    苏景阳摸了摸自己的又恢复了长度的头发,看着自己掌心里的红痣,和身上淡蓝色宽袖衣衫,眼底沉寂多时的光彩终于又开始灼灼燃烧。

    他克制着快要溢出喉咙的狂喜大叫,发了疯似的拔腿朝着大殿的方向跑,守卫大殿的那几名羽林卫瞧着有几分眼生,他不管不顾的就往里冲,可是,他却被毫不客气的拦下来了。

    “——什么人敢擅闯!”

    苏景阳懵逼了片刻,心道哪里来的一群家伙这么有眼不识珠,他无比着急想要见到容辞跟孩子,指着自己的脸道:“我,我啊!我是你们城主夫人,快放我进去!”

    门口的羽林卫听他的话,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冷声嗤笑道:“这是哪里来的疯子?还城主夫人,我们城主大人年逾八十,终身未娶,怎么可能有什么夫人?”

    苏景阳身体僵住,眼神呆滞了一下,“……你说什么???”

    苏景阳被赶走了,他刚补起来的心又稀碎成泥,他震惊无比的呆立了许久,容辞现在八十岁,所以说他回来是回来的,但是回错了时间。

    容辞如原书那般终身未娶,没有子嗣,现在也不认识他,还有他那个四个孩子……

    苏景阳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下子就软到在了地上。

    苏景阳深受打击,但每天坚持的往大殿附近跑,想浑水摸鱼跟着混进去,可是他哪里知道以前自己进出自如的地方,如今对他来说,却是犹如隔着一道天堑。苏景阳第一次深深的察觉大殿的守卫竟然是如此严密。

    苏景阳徘徊了十多天,最终连容辞的脸都没看见过。他心灰意冷的靠坐在一处墙角,疲累的睡过去。等再睁眼,他发觉自己所处的位置有些不对,周围的墙变了,变成了一间很宽阔雅致的房间,浅色的轻纱随着风轻轻飘荡着。

    苏景阳仅仅打量了一眼,不由吸了口气,这里是水天一色,是他跟容辞住的地方。自己怎么突然跑来这里来了?

    虽然心里很奇怪,不过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他只要想到守在这里可以见到容辞了,别的想法和疑问都暂时都搁置在一旁。

    苏景阳突然听到了外头有鸟儿清脆的啾鸣声,还有人在说话,他刚好离窗子不远,便轻手轻脚的挪过去,然后他看到一个一身深色宽袖衣衫,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外面树下喂鸟,虽然年纪大了,身姿却仍然挺拔清瘦,就算有了岁月的纹路,眉眼间也能看出年轻时的夺目风采,他一派闲散淡然,在跟旁边的一个模样漂亮的少年说话。

    苏景阳只需一眼就将他认出来了,双手抓紧了窗沿,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容辞,容辞……

    那少年道:“曾祖父挂念着您呢,只是现在他老人家也行动不便了,不能回来,就让我们这些小辈多回来容城走动。”

    容辞呵笑了一声,声音虽然和年轻时不太一样了,却并不显得老态,反而沉着悦耳,“他在他的易水宁家好好享他的福,总惦记我做什么?”

    少年叹道:“谁让您终身不娶,身边也没个照应的人,怎么让人放心的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怪这世间没有仙人,竟没一个能入得了您的眼。”

    容辞回头看了少年一眼,摇摇头笑了,片刻后让人把鸟笼给提走,才神情微微怅然缓声道:“大概……是这一世没能遇到心里的那个人。”

    他回头微微转身的瞬间,苏景阳看到了他腰间系着的一块玉佩,一块明显与他身份格调都不太匹配的貔貅玉佩。

    苏景阳蹲下去,抹了抹越来越汹涌的眼泪,心里难过一塌糊涂。

    “你哭什么呢?”

    苏景阳吓一跳,猛地抬起被泪水糊住的眼睛来,发现容辞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还走到他的面前,正微微歪头打量着蹲在地上的他。

    他竟然也没有丝毫惊讶屋内怎么会多了一个人。

    苏景阳心头鼓噪着,陡然起身一扑,将面前这个头发花白了还帅得令人心颤的老头给抱住,苏景阳用手背蹭了蹭眼泪,伏在他的肩头,哽咽说:“容辞,我要嫁给你,你娶我好不好?我要给你生孩子,生四个,你娶我。”

    容辞感受着怀里年轻人清新的气息和温度,还有落在颈间灼热的泪珠,愣了一下,想推开可是手却仿佛被控制了,根本动不了。

    容辞轻轻笑了声,“不好意思,你可能来得迟了些。”

    苏景阳一听,登时松开他,圆乎乎的泪眼将他瞪着:“什么、什么意思?!”刚才不是说没有娶么,不是说没有等到哪个人么,怎么就来迟了?怎么就迟了!

    容辞眸子看他一眼,转身朝着外间走去,缓步行走间步伐沉稳,衣衫翩然,少了些年轻时的冷锐,多了份看透世事的淡然出尘。

    苏景阳不依不饶的跟着追问,“为什么迟了?”

    容辞走到桌边坐下,示意他也坐下,还给他面前的茶杯里缓缓注入了一杯热茶。苏景阳不喝,只管用那双大大的眼睛固执的将他盯着,又问:“为什么,你心里有别人?”

    容辞问:“你多大了?”

    苏景阳道:“我现在三十岁了。”

    容辞挑了挑眉,“我八十了。”

    苏景阳顿时就松了口气,“原来你说的迟了,是年龄啊。”

    容辞忍不住笑,眸色温和,“不然呢?”

    苏景阳拖着凳子挨蹭到他旁边坐着,挽着他的胳膊,将脑袋往他肩头一靠,十分的执着的道:“没事没事,我不在乎,我就要嫁给你。你现在就吩咐下去,准备准备我们拜堂成亲。”

    容辞微微睁大眼睛,苏景阳抬起头来,看着他道:“最好就是今天。”苏景阳又指着他腰间的玉佩,言之凿凿,“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这是我送你的。既然你都接受了,就得娶我。”

    容辞垂眸看了眼玉佩,又与他对视了片刻,瞳眸微微紧了紧,眼底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暗暗涌,似乎又带着些许的茫然不解,良久他才将苏景阳给轻柔坚定的推开,沉沉的叹一声,“别胡闹。”

    这之后不管苏景阳怎么样纠缠,怎么样解释说他们前世是夫妻,还生了四个孩子,容辞却始终都不肯与他成亲,也不愿意相信他的话。

    苏景阳满心的幽怨,成天跟着他,他去哪儿苏景阳就去哪儿,每次想和他亲近想抱抱他,却都被轻而易举的躲开了,然后附送一个不太赞同的无奈神情。

    不过容辞也没有赶他走,把他安排在偏殿住下来了。于是整个大殿和容城都知道老城主身边跟了一个人,而且对他特别纵容。

    时光仿佛弹指一挥,过得飞快,苏景阳竟然不知不觉在容辞的身边陪了五年,他随着容辞又走遍一次容城,四下游玩耍乐。

    走过同样的路,看过同样的风景,身边也是同一个人,只是一个风华正茂,一个头发花白。

    苏景阳有几次不经意抬眸,隐隐感受到容辞望着他的眼神里似乎在用力的克制着什么,可等他再细细端详的时候,容辞却又淡淡的笑,眸中一片平和将头给转开去。

    仿佛那一闪而过的情意只是苏景阳的幻觉。

    不管苏景阳这些年怎么努力的勾搭,容辞却始终与他保持着一段清清楚楚的距离,不允许他靠近。容辞主动对他做过的最亲密的动作,就是摸了摸他的头。

    那是因为苏景阳跑去他床前趴着痛哭,“生跟我生孩子!你又大了一岁再不生就生不了了。”

    容辞哭笑不得,见他泪眼迷蒙,可怜巴巴,实在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叹息着打发他走了。

    苏景阳一直以为容辞能活八十岁还这么健康,定是能继续活到一百岁,一百二十岁,成为长寿老人。可是,急病来得是这般的猝不及防,他的身体仿佛一下就垮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无生息,连喘口气都费力,苏景阳这才意识到容辞是真的老了。

    苏景阳守在床边,哭得头昏脑涨,呜呜咽咽的说不出话来,他的心快疼死了。

    容辞的手颤颤巍巍的将枕边的玉佩抓住,珍而重之的放到了苏景阳的手里,苍白虚弱的笑,说话也是断断续续,“走……离开,你只是个迷途之人……但我还是自私的,自私的将你留了五年多,快回去,回去……你的该呆的地方……”

    苏景阳已经听不到他说什么了,一手捏紧了玉佩,一手紧紧握住他冰凉的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握住的那只手倏地沉沉的坠下去,砸在了床边,苏景阳仿佛被掐住了脖子,哭声霎时停止,他的眼泪犹在滴答滴答,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浑身发着颤,心口仿佛破了个洞,刺骨的冷意充斥着整个胸腔,一股灭顶的绝望兜头而来。

    容辞,容辞……

    一声叮铃的轻响过后,有一道温柔而又熟悉的嗓音轻轻唤着,“景阳,景阳,醒过来……”

    苏景阳脑袋里仿佛什么东西涤荡而过,浑身仿佛千斤重,缓缓睁开了湿漉漉的眼睛,手心里好像还握着某个东西,苏景阳缓缓的举起了看,是那块貔貅玉佩。苏景阳心痛到无法呼吸,眼泪更加凶猛了。容辞容辞,我的容辞啊。

    “景阳,景阳?我在这,别哭了。”

    他愣住……刚才喊他的那个声音???

    苏景阳眼睛猛地朝着身边看去,然后彻底愣住了,黑衣束发,面容年轻明俊,眼里有些歉疚的将他凝望着。

    这张脸他死都不会忘记,是容辞。

    哭得满脸发花的苏景阳霍然起身,不管是不是错觉,张开双臂就扑进容辞的怀里。容辞将他的身子接住,摸摸他的脑袋,长吐口气。

    苏景阳张嘴嚎啕大哭,那种绝望又心死的感觉太可怕了,好在容辞还活着,好在他……

    苏景阳哭声陡然一顿,他发木的脑子终于回来了些清醒的意识了,他用手稍稍推开容辞,惶惶然使劲的在容辞身上摸,最后又摸容辞的脸,温热的,是真的。

    不是他的幻觉。

    他是容辞。

    苏景阳登时傻了,怎么回事,这究竟怎么回事?

    苏景阳倒吸一口气,整个人脑子发木的静止了许久,他像是突然察觉了什么,朝自己身处的环境飞快的扫视一圈。

    他现在在一个山洞里,而他身下写满了符文的朱红色符文,还有血的痕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阵法。

    苏景阳挂着满面的泪痕,茫然了片刻,大脑飞速的转动起来。

    “景阳,是我……”容辞刚要解释,已经骤然想明白过来的苏景阳突然就炸毛了,他转过脸,对着容辞怒目而视,指着自己身下的阵法,咬牙恨声质问容辞:“所以说这些都是你搞得鬼!???我刚才经历的那些,都是因为你这个阵法?”

    容辞点头,声音有些轻:“是……这个阵法叫幻境。”

    苏景阳浑身发抖,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你准备多久了?”

    容辞深黑的瞳眸望着他,“从我的手有伤痕开始。这个阵法就连我都很难掌控,我只能用我的血一直养着,怕它伤到你。”

    苏景阳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晕厥过去!

    原来他没有猜错,容辞以前每天要出门,手上每天都有伤,果然就是有古怪!!怪不得他一直嘴上淡定又潇洒,原来不是不在意,而是早就有了应对的招数!怪不得他一直说,如果要走的话就要提前告诉他,原来就是为了这么一出!心思真是太深了!

    这个男人真是始终如一,轻而易举的就将他玩得团团转!

    “容、辞——你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苏景阳痛声大骂了一句,容辞刚要说话,苏景阳却又将他扑到在地上嘴唇寻到他的重重的吻住了,容辞眼神微动,伸手将他紧紧的搂着,两人亲的难舍难分。

    两人嘴唇分开之后,苏景阳又红着眼睛骂了一句:“我老子果然没看错你。你就是要一辈子碾压我为乐趣是不是?”

    容辞哑声道:“没有,我是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你一个机会……我只是想让你自愿的留下来。”

    苏景阳趴在他身上又开始掉眼泪,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好狠的心,你明知道我走不掉了,还让我回去一遭,让我彻底断了对那儿的念想是不是?”

    容辞摸了摸他的脸,“也不是,我并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今天带你入阵法之前,我还在担心,你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你会习惯没有我的日子,那到时候我真的是没办法拦你了,直到看见你哭,叫我的名字……”

    苏景阳哼了一声,“看我为你哭,很高兴么?”

    “心疼。”

    苏景阳又瞪他一下,容辞却是长叹一口气,将他的脑袋按在怀里,“我提心吊胆很多年了,我现在能放下心了么,景阳?”

    苏景阳含着哭腔反问:“你说呢,混账东西……”

    两人紧紧相拥,苏景阳抱他更是用力,像是要把幻境里错过的全部补回来。

    过了好一会儿苏景阳微微撑起身体,问道:“幻境……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经历都是我自己编造出来的?”可是他一点都没有察觉什么不对啊,太真实了,就跟他以前的日日夜夜一样。

    容辞温声解释道:“并不算是,会跟你脑中的世界有个对接,是虚幻的但也算是真实的。所以你会分辨不出来。等时候差不多了,我再安排一个媒介将你给拉回来。”

    这种似是而非的话让苏景阳脑袋一疼,“不懂不懂不懂,算了,我不问了。”巫族大佬真是惹不起。

    苏景阳又去看手里的玉佩,容辞注意到了,说道:“让你拿着沾染我气息的随身之物,更加安全。”

    苏景阳却想到最后的那一段,又开始目露凶光,咬牙道:“你让我回去体验一番就算了,你为什么要把我抛到别的时间轴去,害我快伤心死了!”

    容辞眼中却露出些微的疑惑,旋即追问道:“什么时间轴?这种阵法本来就容易出问题,我怎敢还送你去别的地方?你去了哪里?”

    “我……”苏景阳攥着手里的玉佩,愣了许久,最后又脸贴回他怀里,嗅着他身上的气息,闷声道:“也没有哪里。”

    “不想跟我说么?”

    “容辞,这回我没有来迟。”

    “什么?”

    “我说你娶了我,你可真是三生有幸。”

    容辞笑了声,“那当然。”

    苏景阳把他的胳膊搂得紧紧的,语气里有特别种坚定固执的味道,“我以后哪都不去,我会一直陪你的,到老到死都会陪着。”

    容辞摸了摸他的脑袋,苏景阳又凑过去亲了亲他。

    两人相互扶着坐起身来,都是一身的狼狈,苏景阳刚才经过了大梦生死一场,哭得脑子都木了,此时却是一身的轻松,有种失而复得的万幸。

    苏景阳先站起来,伸手去拉容辞,可容辞却面色微微苍白,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浑身沉得起不来,说话也有些微喘,“我可能走不动了,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先歇会儿。”

    苏景阳心疼无比,心里被他算计的最后一点气也消散干净了,苏景阳坐下在他身边,两人歪着脑袋,互相抵着。苏景阳感受着身边之人的温度,心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平静。

    苏景阳隔了会儿还是忍不住问:“容辞,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八十岁才遇见了现在的我……你会怎么样?”

    容辞声音低缓的道:“当然是将你娶回去,做我的城主夫人,让你天天榻前伺候。”

    苏景阳握着玉佩的手紧了紧,眼睛一酸,浓浓的鼻音的道:“骗子。”

    不管怎么样,回到了这个男人身边,他终于活过来了。他以后,一定要努力的活着,要像幻境里那般,陪容辞走到生命的尽头,不再让他和他的人生留下任何的遗憾。

    系统自爆的时间比想象中的快一些,差不多一年后,系统一号君来与他告别。

    “你……真的决定留下来了?”

    苏景阳已经没有任何好犹豫的了,他答道:“嗯,我爱他。”

    系统一号叹气,“既然你想好了,那我尊重你的决定,虽然……你在这里遇到了你的幸福,但给你一个极端错误的开始,还是要跟你说对不起。”

    苏景阳道:“嗯。”

    就算犯法,就算道德错误,那些人也应该被法律制裁,被道德进行谴责,怎么也不应该轮到这种极端的思想来控制。

    就算他跟容辞相爱了在一起了,但是也无法抹掉他当初心里的伤痕。

    只是他刚好幸运,遇上了容辞而已。

    系统这声对不起是应当的,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意义。

    他也同情系统一号,可是这种东西必须要被毁灭。

    系统一号迟疑片刻道:“对了,你的身体构造我也可以帮你恢复,只是……”

    苏景阳抬手抚上自己隆起的小腹,愣了愣,猜到了几分,“只是这个孩子也会跟着没有了,对么?”

    系统默认了。

    苏景阳闭着眼无声吐了口气,“算了,就这样。”终究还是舍不得。

    “这些年辛苦你了。”系统道:“那我带着它一起走了,你……保重。”

    苏景阳还以为系统自爆会有个爆炸的音效什么的,可是它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伴随着那个可见的进度条消失了,一瞬间他还感觉有些不现实。

    桎梏了他这么多年的狗系统二号连一句狠话都没来及放,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他以后,就真的要在这个世界生活一辈子了。

    祭祀的高台上,苏景阳望着夜空中密集的暖黄色天灯飘远,其中一盏就有他刚放的,是陵离让人特地从晋城送来给他的一盏灯。

    苏景阳对着那边的方向,嘴里喃喃念着:“我的空调,我的wifi,我的网游,我的手机,我的中国……再见了。”

    容辞搂着他,听到他念念咕咕的,笑着问:“你念经呢?”

    苏景阳白他一眼,什么啊,他这是与自己过去做告别。彻底的告别。

    他没说话,容辞湛黑的眸子望了他一眼,目光又移向别处,搂在他腰上的微微紧了紧,嘴里仿佛漫不经意的道:“你还有我呢,还有他们。”

    容昱带着几个弟弟在天灯的灯罩上写愿望,容昱的灯上才刚写了几笔,年纪最小的容初不会写字,却屁颠颠的握着笔在旁捣乱,一团墨汁将容昱写的一行祝愿诗给涂得乱七八糟。

    容昱顿时抓狂,嗷的叫一嗓子,“我的诗!”

    容熙佯装教训容初:“就你最调皮,当心大哥打你屁股,阿非,把他抱住。”

    容初被容非给抱住,画不上了,胡乱扬着笔,扭着身体奶声奶气的叫:“要花花,要花花,我要花花。”

    最后几个哥哥还是满足了他,在灯罩上画了七朵花,两朵大的,五朵小的,然后一齐将灯给点燃了放走了。

    灯火月色笼罩之下,四个人高高低低的站成一排,扬起小脑袋望向夜空。

    苏景阳感受着现在自己拥有的这一切,心里酸酸涨涨的,他莞尔笑出声来,将头歪靠在容辞的肩头。

    是啊,我有你,有你们。

    (完)

您正在阅读《系统罚他生娃》的章节:第76章
手机阅读地址:http://m.qqtxt_net.1loan4me.com/html/39671/10959480.html

【高速文字首发 香港挂牌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qqtxt.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香港挂牌
博狗娱乐注册网 天际亚洲开户官网 真人棋牌麻将网开户
新世纪娱乐平台娱乐 真人现金网网 澳门赌盘网站 现金牌九网站 万博赌场网站 葡京网上娱乐开户平台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www.exezhanqun.com
百度